手机版??全本bet36备用网址娱乐_bet36备用官网_bet36投注备用??排行榜
正文

北方八天的高空之上,很快就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桓因的身影。这身影,自然跟现在已经变幻过样貌的桓因不同,而是与当年桓因身在帝位,头戴宝冠,身穿龙袍时一样。

这身影坐在巨大的龙椅之上,正与当年的帝释天一模一样。巨大的帝释天神色不怒自威,更有一股明显的王者气质。他的目光看向下方时,开口声音如同洪钟,清晰的灌入了每一个北方八天子民的耳中:

“吾乃天界真命天帝释提桓因,北方八天听着,罗睺篡位,祸乱天界,荼毒苍生,其罪当诛!今吾奉天命而返,誓要剿灭罗睺,拨乱反正,拯救黎民于水火之中,还天下苍生一个太平公正!在吾眼中,天道与阿修罗道众生平等,没有上下之分,没有优劣之别,只要是吾黎民,吾皆宽厚以待,赐予福泽!”

“北方八天中人,若能在此刻速速与罗睺划清界限,归顺于吾,吾皆善待,不予区分。冥顽不灵,与逆贼为伍者,杀无赦!”

话音落下,天空之上的巨大帝释天影像也是渐渐消失。不过可以发现的是,不管此刻隐藏在城中的那些桓因他们看不到的军民情绪如何,整个北方八天城外,桓因目光所能及处的守军,在这一刻是彻底的乱了。

大战即将开启,桓因这一方掀起的势头实在太强,冲击了北方八天之中每一个人的心灵。而最关键的是,当年桓因统治天界无数年,其地位之高,威望之盛,无与伦比。哪怕如今罗睺以其残暴手段强行将人心拉拢到了他这一边,更妄图以种种方式不断弱化桓因在人们心中的地位和影响。可是,罗睺毕竟在位区区数百年而已,帝王之术都没学到家,哪里能够当真跟桓因这个统治时间比他长数万倍甚至更多,还是天界第一帝的人相提并论?

如此,一旦桓因当真出现,人们对于他的记忆重新被唤醒,由不得不心神大震,甚至有的已经颤抖的想要跪拜。

北方八天城外的守军此刻再次望向四周,发现四周的山锋上竟然全是部队和器械。桓因一方大军压境,他们直有一种四面楚歌,根本没有活命希望的感觉。想要活命,除非像那巨大帝释天影像所说的那样,选择投降。

于是,一时之间慌乱和惊呼在守军之中传播,各种声音都有,有的甚至已经提到了投降。

就在北方八天守军即将崩溃的一刻,突然的,北方八天城中有一个极为浑厚的声音响了起来:“旧帝残兵,有何所惧?奋勇杀敌者,重重有赏,斩下旧帝头颅者,天帝大人亲自拜将封侯!畏惧投降者,杀无赦!”

声音来自北方八天城内不知名处,对于城外的守军来说,这声音的源头与之前帝释天影像的声音一样,极为遥远。可这声音却竟然不输帝释天影像的声音,穿透力极强,带着无情与冰寒,清晰的传入了每一名北方八天守军的耳中。

没有人能从这声音之中听出关怀,没有人能从这声音之中听出赏赐,也没有人能从这声音之中听出鼓励。声音之中,唯有冰寒。

然而即便是这样,当一个个北方八天守军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,却是下意识就变了脸色,再也不敢谈什么投降之类,哪怕依旧有些慌乱,却强行保持镇定,更似乎已经做好了战斗,也做好了死亡的准备!

这个声音的主人与桓因的带兵方式不同。桓因善于带兵,虽也严苛,可赏罚分明,更会鼓舞士气。可是这个人,他的手段简单粗暴,唯有以铁血压制,让士兵们成为战斗的机器,仿佛士兵们一旦违逆他的意思,将会遭受的苦难比死亡还要可怕。

如此,桓因的士兵对桓因是敬重。可北方八天守城士兵对那个人的,却是畏惧。

突然出现的一幕,远方高山之上的桓因自然也看得一清二楚。他在今日按照与影爵的约定要对北方八天发起进攻,自然是要先造势,在气势上压倒北方八天,甚至是让北方八天守军自乱阵脚。

最开始,他的目的几乎都已经达到了,却没想到突然出现了一个声音,竟然能够逆转乾坤,让他所做的事情效果大打折扣。

桓因早就听说罗睺上位以后,便是以暴力和血腥镇压,哪怕对自己的部队也不例外。而且那残暴的程度,已经到了足以让人心神颤抖,完全想不到要反抗,下意识就要遵从的地步。也是如此,罗睺以这种方式控制着军队。

百闻不如一见,今日虽不知道那声音是由谁发出,不过必定是罗睺的得力干将之一。他这般的程度,怕是已有了几分罗睺的样子。

见到军队渐渐安静了下来,之前那发声之人显然也满意了几分,于是声音之中的冰寒之意减少许多,再次开口到:“站住阵脚,摆好阵势,准备迎敌。我方有天帝大人庇佑,此战必胜!”

此话一出,北方八天城外守军的状态竟然再次改变,仿佛此话当真给了他们不少的勇气,让他们的战斗意志渐渐被点燃,让他们有了要厮杀的冲动!

看到这般变化,桓因知道,若是再不开战,自己之前摆出的那些架势和威慑就全都白费了。因为至少现在那些守城士兵还没完全拿出自己的气势和勇气来,表面看似镇定,却依旧受到桓因一方气势的影响。可是久了,怕就不是这样了。

于是桓因不再犹豫,目光收回的同时开口到:“谁来打头阵?”

瞬间就有多名元帅从桓因的身旁站了出来,显然都想要拔得头筹。不过,最快的还是桓因的老部下童峒,他第一个走到了桓因的面前,高大的身躯挡住了其他人,开口到:“君上,这头阵由我西方八天来打!”

桓因点了点头。

众元帅见桓因点头,都不再争抢,而童峒则是对着桓因深深一拜,说到:“君上放心,这一仗,不需要其它友军助阵,北方八天区区八十万守军,我西方八天一天之力足以拿下!”

说罢,童峒飞驰而去。

片刻以后,桓因一方所有的将士齐声发出了震天的咆哮。咆哮比之前的号声更响,比鼓声更强,其中更带着一股铁血的意志,一股谁与争锋的霸道!

这是桓因全军发出的战吼!

一时之间,北方八天的守军脸色竟然再次变化,一个个脸上再次露出恐惧,看向桓因一方。而他们便也看到了,在吼声之中,以百万计的人马带着大量的恐怖器械,整齐却气势惊天的从山峰之上开赴下来,一直冲到了护城河的对岸,稳稳的扎住了阵脚。

这百万之众,正是如今童峒所率领西方八天的全部将士。人头密密麻麻,部队气势惊人,器械更是多不胜数。只是这些,都还是大战未起之时,童峒一方的阵仗而已。一旦战端开启,还有多少隐藏的手段会出现,没有人知道。笔趣△文学△www.biqUwx.com

北方八天守军的面色再变,他们粗略一看,发现对方冲到对岸的人竟明显比自己等人要多出了太多,那些庞大的器械虽还没有发动,哪怕只是简单的摆在地上,也一个个可怕至极。整个西方八天的队伍走起路来,地面都要震动,护城河水都在晃荡。

然而最可怕的却还不是这个,是北方八天守军分明发现此刻四周的山峰之上竟然还满是人头,似乎就根本就没有因为西方八天大军的冲出而减少人数。那桓因这一方到底有多少人围杀至此,他们还能有生机吗?

“归顺者生,抵抗者死!”童峒率领部队冲到了护城河前,再次发出一声大吼。

一吼落下,全军响应。于是一时之间,吼声再次震天!

“归顺者生,抵抗者死!”

“归顺者生,抵抗者死!”

……

原本有些平静下来的北方八天守军竟然又开始乱了。桓因一方气势太强,而童峒带兵更是有方。百万之众在他的指挥之下,令行禁止,整齐划一,气势惊天。

要说把一支精锐部队带成这样,那这世上有不少将军都能干得出来。可百万之众似乎全是精锐,由不得敌人不被吓破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