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版??全本bet36备用网址娱乐_bet36备用官网_bet36投注备用??排行榜
笔趣文学 > 365bet余额负数 > 丧尸不修仙最新章节 > 第一千八百二十六章 惊遇故人(二更)

第一千八百二十六章 惊遇故人(二更)

夜溪无奈道:“我猜该是我的原因,它照不出我来的,或者它根本不算我一个,把你们都当了单身的。”

“我来试试。”慕离上来挤走容无双,也没用。

接下来,在场所有男性,包括夜小煞都排着队跟夜溪试了试,果然无一成功。

夜溪:当然不会成功,根本就不是有情人好不好!

“我来我来。”

空空换下夜溪,和萧宝宝试。

萧宝宝踢出淡绿颜色:“怎么可能成功啊。”

再换组合,不行。

换苍枝,换明慈姐妹,换容小念...

“所以,我们白来了?”

天啊,这可是期盼了一万年的浪漫之旅啊。

大眼瞪小眼,走吧,不甘心,不走吧,什么也做不了。

正在这时,有一男一女从下头上来,看见众人后,脚步变得迟疑,探究的看他们。

刚好,其中那男的是跟萧宝宝买过生子丹符的客户。

萧宝宝自来熟的下去两步打招呼:“我们不急,这就给你们让路。”

两人便不好意思起来,女的更是红了脸。

男子感激一抬手,被萧宝宝哥俩儿好的拉到一边平台上。

女的嘴巴张了张,没说什么,看了看夜溪苍枝和空空,又看过无归等男人,再看大小萝卜头们,最后看回夜溪三个,那眼神就很复杂了。

夜溪空空苍枝只觉得心里一凉:完了,被当成渣了。

但人家啥也没说,看过之后就别了头看风景了,她们还不能辩解什么。

另一边,男人与萧宝宝咂舌。

“兄台,之前就看你们...奇怪,这是和你们的妻主出来游玩呢?啧啧,你们的妻主——咳咳,兄弟们都很精神啊。”

萧宝宝不由回头望了眼,可不精神嘛,无归凤屠,金锋小二,火宝吞天,慕离容无双,十蛇王,哪个拉出去都是人中龙凤。

但是!

“没那回事,兄妹,兄妹。”

男人给他一个我懂得的眼神,提醒他:“兄台,这镜台只能两个人进,一男一女,多一个都不行。”

“我们就是听着好玩来看看,不进。诶,对了,这里是不是只有两人互相爱慕才能进去?”

男人又给他一个我懂得的眼神,还说不是妻主呢,这是没争出妻主到底喜欢哪一个吧?

“不是,只要其中一人对另一人有情即可。”

萧宝宝:“男女之情?”

男人瞪大眼,不然呢?兄台家里内幕很多啊。

萧宝宝被他富有深意的眼神盯得发麻,赶紧示意他做正事,并奉承:“兄弟和那位神女很相配,照个镜台缘许三生吗?”

“嘿嘿,谁闲着没事儿照这个啊。”男人压低了声音:“我特意找人算过,我和她还真是前世的缘。”

不然他才不来,除非他不想娶媳妇了。

萧宝宝当即道恭喜。

男人兴冲冲带着娇羞的女子进了去,说了一圈的承让,那劲头儿,跟马上洞房了似的。

萧宝宝笑指里头说:“看着吧,等出来了两人就要办婚事了,怪不得那么笃定的和我买生子丹符。”

苍枝却瞧不上:“人还没娶过去就谋划着给他生孩子,这男人也不是多好。”

空空也不屑:“男人永远不知道生孩子对女人意味着什么。”

从凡到神,孕育生命对母体都是极大的损耗。

夜溪心思一动,对苍枝道:“你有没有什么感同身受的符箓?”

苍枝空空同时眼睛一亮。

“有!我还可以改进,同心共情符,只要有了共同血脉,可以借血脉将母体的痛苦和损伤转移一半到父体上。”

空空:“有这样的好东西?怎么没听说过?”

苍枝冷笑:“没有男人买这个,女人又舍不得情郎受苦。”

空空:“那怎么办?她不用怎么办?”

苍枝狡黠眨眼:“跟她说,用这符,可以让两人恩爱不变心。”

这样的功效,恋爱的女子最求之不得了。

夜溪叹息:“看,婚姻的本质,男子求的是延绵子嗣,实实在在的好处。女子要的却是虚无缥缈的忠诚和爱。”

所以说,婚姻是两个物种的结合。

在场男性不敢吭声。

苍枝拿出符来手指翻飞的现场加工,要一阵子功夫。

夜溪信步往旁边走去,平台看着挺大,后头或许有不一样的风景。

头上有天然的花藤为棚,走过一片绿的,再穿过一片黄的,拂开一片粉的,夜溪脚步一顿,听得什么声音,寻着望去,只见一片灰。

惊骇:“名勿幸?!”

她声音很大,被惊吓到的样子,立即门口处众人哗啦啦跑过来,连苍枝都举着半成品跑了来。

名勿幸?

名勿灰的妹妹?

曾经一起玩的小伙伴?

众人往灰色一团里看,果然里头缩着一个人影,席地抱膝坐着,听到声音迟缓的抬头,露出全部面容来,不是名勿幸又是哪个?

只是——

她神色憔悴,眼神呆滞,整个人似笼罩在愁苦中,真的是那个乐观坚强的名勿幸?还是遇到了一模一样的脸?

名勿幸眨了好几下眼,似乎才看清面前一群人,忽然激动,猛的跳起奔向夜溪,伸出双手牢牢抓着她的胳膊。

力气很大,当然不会对她造成伤害,但夜溪皱了眉,感觉名勿幸很不对头。

名勿幸颤抖着唇:“夜溪?”

“是我。”

该不会这丫头与族人走散流落在外受了欺负?

“夜溪,夜溪,”名勿幸扯出个笑,眼泪哗的淌下来:“他在哪?他在哪?求求你告诉我他在哪。”

双手摇啊摇。

“谁?”夜溪诧异,并回头扫了眼。

直觉告诉她,名勿幸问的是个男的且不是她哥名勿灰,能跟她问下落的某个男的,唔,跟她关系好的都在这了,难道——明禅?

好呀,小贼秃做了什么孽?!

“竑,竑呀,他在哪呀?我,我找他,我到处找他——”

“谁?”夜溪觉得不敢相信,忍不住去掏耳朵,瞪大眼睛看她:“你说哪个?”

“竑,你认识的那个竑呀,他说你认识他的呀。”

还是不敢信,夜溪咕嘟咽了口:“哪个?”

“哎呀,就是那只混蛋兽呀。”

“...”

是竑没错了。

萧宝宝惊讶过后似乎想到了什么,上下来回的扫量名勿幸,跟见着什么奇特生物一样。

一个女孩子,在这样的一个地方,开口问一个男人...你们物种跨越很大呀姑娘。

夜溪觉得自己需要静静,将人半扶半抱到石凳上坐下,示意吞天,吞天飞速泡了一杯温热的蜜水来,里头放了定神的药丸。

“你先喝口水,慢慢说,嘴唇都裂了。”

好好一仙女,哦,现在该是神女了,把自己折腾的不人不鬼,所以说,恋爱要不得。

名勿幸也觉得自己需要平复下心绪,双手紧紧捧着杯子,一点一点抿着,只是眼泪越流越凶越流越凶,越来越刹不住。笔趣文→学→www.BIquwx.cOM

众人都慌,这么能哭...哭兽转世吧?不敢说话,大气不敢出的等她平复。

好半天,名勿幸放下杯子,把脸擦干净,沉了沉气,再度开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