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版??全本bet36备用网址娱乐_bet36备用官网_bet36投注备用??排行榜
屋里的确有些乱,但并不是脏乱差的‘乱’,而是因为屋内的空间太小,里面堆满了七七八八的家具、物件,跟满屋子的物件相比,卫生还是蛮干净的,已经褪色发白的花纹地砖,肉眼可见的地方没有任何斑点污渍。

靠近阳台的位置,居然还有一台……

老式脚踏板的缝纫机,这物件二三十年前还算是结婚时候的三大件之一,不过在未来几年后,也就只有奶奶辈的会用了。

“乱了些,还没来得及收拾,没地下脚了吧?呵呵,你阿姨她为了方便照顾我,把工作带回家里了,这样我能帮上点小忙,她也不会平常的耽搁工作。”

苏华仁双手稍有吃力的撑着身体,让开了沙发上的一小块地方,苏酥母亲也忙着把沙发上的东西往旁边挪了挪,这才有了允许申大鹏坐下的空间。

“叔叔,你的腿还没恢复呢,应该多休息才是嘛。”申大鹏刚坐到沙发里,瞬间感觉整个身子都陷了进去,伴着老式沙发弹簧的声音,吓得赶忙站了起来。

“不好意思啊,这破沙发是房东留下的,租房时说过,留下的东西不让扔。”

苏华仁尴尬的按了按申大鹏刚刚坐下的地方,又给苏酥母亲使了个颜色,苏母适才拿来一个塑料凳子。

“叔叔,阿姨,你们不用跟我客气,我跟苏酥是好朋友,把我当做自家孩子就可以的。”申大鹏总觉得屋里氛围有些奇怪,不是说好了请他吃饭么?不是说羊汤要熬小火慢熬么?可屋里怎么连点羊汤、酱牛肉的香味都没有。

“孩她娘,给大鹏洗水果吃呀。”苏华仁热情的张罗,脸上堆满了笑容,“大鹏呀,这次可多亏了你送我去医院,为了表示感谢,这不才让苏酥叫你到家里来吃顿饭,我们还以为你下午才来,没想到这中午……呵呵,我们还没准备呢。”

“这……苏酥她……”

“还不到十一点,苏酥她还没放学呢。”

申大鹏是想解释说苏酥并没告诉他具体吃饭的时间,苏母却误会以为申大鹏是在询问苏酥,“我忙着赶活,没能腾出时间去买菜,苏酥说她中午回来的时候顺便买,我们想着一下午时间足够准备了。”

“苏酥放学买菜回来?那我去接她吧,这里离着学校挺远,她又要拎一堆东西爬六层楼,太累了。”

“不用不用,苏酥她身体好着呢,拎点东西不碍事,都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,苏酥是个好孩子,从小就帮我们干活,学习也不用我们操心。”

苏华仁一想起自己的女儿,脸上满是歉意,女儿从没在外面上过补习班,学习成绩照样名列前茅,如果家庭条件好一点,能像有钱人家孩子一样补补课,女儿的成绩肯定会更好。

苏华仁始终认为自己的女儿足够优秀,只是出生在这样一个贫穷的家庭,耽搁了未来和前程,他隐瞒蹬三轮的工作,是怕女儿在同学面前抹不开脸面,他不能给孩子富足的家庭和优渥的环境,那至少不能成为女儿未来路上的绊脚石。

“让大鹏去接咱闺女也好,毕竟是个女孩子家,咋说跟男孩也不一样的。”相比苏华仁感情上的歉意,苏母咋是一直用热切的目光盯着申大鹏上下打量。

时间一长,看得申大鹏都觉得别扭,可是面对着两位并不算熟悉的长辈,又不好表露太多,听苏母这么一说,赶忙借着话茬连连点头,“对对,我去接苏酥,顺便多买些菜,不是说今天苏酥下厨吗?我可要好好尝一尝。”

“孩他娘,你咋没心没肺的,大鹏是客人,你让客人干活?”

“什么客人,大鹏是咱闺女的好朋友,那在我眼中同样是孩子,我让自家孩子干点活还不行?”

“叔叔,你说话太见外了,我更喜欢阿姨的说法,我和苏酥都是孩子、晚辈,以前我们还小,需要你们无私的爱和照料,但现在我们长大了,是回报的时候了。”

“看看,看看……有文化的人说话就是有道理。”

苏母上前握住申大鹏的手,欣慰的轻拍了拍,“你去找苏酥吧,正好我有时间把屋里收拾收拾,要不然咱们都没有个吃饭的地方。”

“好,叔叔阿姨,一会见。”

“辛苦了,大鹏。”苏华仁还是感觉别捏,让客人干活,这可不是他一个做小买卖人到底待客之道。

申大鹏前脚离开,苏母送了又回来,苏华仁还是一副气不过的表情,“你说说你,大鹏是咱们家的恩人,今天头一次到咱家来又是客人,你怎么能让他去接苏酥呢?让客人干活,人家大鹏得咋想咱们?”

“大鹏不是说了别客套嘛,再说他一个孩子,才没你那么多世俗的想法。”

苏母翻了翻白眼,开始收拾服装店老板娘给她安排的手工零活,缝纫机噶哒哒响了没几声就停了下来,转头笑呵呵的看向苏华仁,“孩他爹,你说……申大鹏这孩子是不是挺好的?”笔趣文学∵∵Www.BiQUWX.cOm

“是挺好的,家庭好、学习好、性格好,最主要这孩子人品好,他跟咱家既不是远亲又不是近邻,但不管是之前闺女遇到危险,还是我这次遇到车祸,他都热心肠的帮忙,作为朋友来说,他已经足够……”

话说一半,苏华仁抬头才发现自己媳妇脸上稍显古怪的表情,那是电视剧里典型媒婆才有的得意笑容,他瞬间明白了媳妇心里的想法,连连摆手摇头,“你别乱点鸳鸯谱,他跟咱闺女不合适。”

“怎么不合适?我看挺好的。论学习,咱闺女再加把劲也能考上名牌大学;性格,咱闺女是有点小女生的脾气,但从小到大都是孝顺孩子;人品就更不用说了,之前那些社会流氓强拆,还是咱闺女找的法律条文,替大家出头;家庭嘛……”

说到‘家庭’二字,苏母没有了前一刻的满满自信,迟疑了片刻,“咱家的确不是有权有势有钱的上等人家,但咱一不偷二不抢三不做违法的事,咱是凭双手劳动赚钱养家,没钱归没钱,咱可没饿着、冻着闺女吧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