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版??全本bet36备用网址娱乐_bet36备用官网_bet36投注备用??排行榜
躺着是真没意思,但看姬曼丽胸有成竹的样子,麦小吉上来执拗劲。说不起就不起,只是闭上眼睛,不由自主就要运作气息,跟坐着也没什么区别。

最气人的是,修行不知岁月,等麦小吉睁开眼睛已经是上午十点钟,姬曼丽居然都没有叫他。

沮丧坐起身,麦小吉大有已经出家的感觉,幽幽叹息道:“唉,我现在,好像跟华君也没什么区别了。”

“谁说的,她跟你有天壤之别。”姬曼丽傲气道:“无尘是死心后才遁入空门,而上头对你非常关爱,依然红尘游历,自觉归队。”

“自觉?我完全就是被迫的好吗?”

“瞧你吹胡子瞪眼睛的,起床吧,主人。”姬曼丽笑着眨眨眼睛,把麦小吉给拉了起来。

早饭吃了点菜叶,又喝了一碗白开水级稀粥,麦小吉无限感慨。血泪教训,不能轻易笑话人,不定哪天报应就落在自己身上。

以前总嘲笑卢有才吃净口素的,现在自己比他还清静。重重叹了口气,为了彰显绝对跟卢有才不一样,麦小吉还是吃了两片火腿,这才擦擦嘴巴,准备前往基地。

换做是高长恭开车,姬曼丽翘着二郎腿坐在麦小吉身边,嘴里还哼着古代韵律浓厚的小曲儿,倒也动听。

“曼丽,结丹了啊,这么高兴?”麦小吉纳闷问道。

一句话,把前面的高长恭给逗笑了,说道:“若是曼丽结丹,小吉当第一个感受到才是。”

“还不如司机明白呢!”姬曼丽翻了个妩媚的白眼,又呵呵笑了,露出整齐洁白的贝齿,越发容光焕发,神秘兮兮道:“今天啊,有好戏看。”

“什么戏也不看了,我那些大爷们都等急了。”麦小吉自嘲道。

因为在景区,麦小吉还是叮嘱高长恭不要开得过快,安全第一。尤其是育龙池附近,这个时间,总会有游客大量聚集,希望能一睹龙子风采。

好久没再见过龙子,经过育龙池时,麦小吉不由细细感知水中的动静。突然,他察觉有两个庞然大物从水底快速上升,甚至连它们的情绪都可以察觉,是愉悦的。

没等麦小吉发出警告,育龙池上方突然掀起两条二十多米的水柱,麦小吉的目力可以看到里面两个熟悉的身影,正是睚眦和螭吻!

“都长这么大了!”麦小吉诧异道。

姬曼丽咯咯笑个不停,而龙子们昙花一现,又回落在水里,由于兴奋没有立刻沉入水底,而是在水面下游来游去,水面荡起连续的波纹,围观的游客都看得呆了。

以前看到龙子,只是水面的波浪变化,所以会引发很大的争议,有些人坚持认为,那只是某种助力之下,育龙池起的物理变化。

但今天不同,虽然被水柱包裹,看不到里面的情形,但有巨大生物从水里跃出并且欢快畅游,这却是不争的事实。

游客们欢呼沸腾,为见证这一时刻开心无比。

而麦小吉连忙催促高长恭将车开走,远远离开这里,不要再让这两个小家伙出来看热闹了。

“曼丽,你说的好戏,是不是就是龙子现身?”麦小吉不悦问道。

“是啊。”姬曼丽并不隐瞒,还是一脸得意。

“它们是被你的气息吸引?”×笔趣文学×www.BiquWX.cOM

“有这种可能,但更让它们兴奋的,是你这个主人的出现。毕竟,曾经的飞仙期修士,跟当今的金丹期修士,是不可同日而语的。”姬曼丽说道。

“太冒失了。万一它们飞出来,吓到人怎么办?还有,总是频繁活动,会有生物专家关注的,可能会下水去捕捉。”

姬曼丽却不以为然,摆手道:“龙子何其灵活,岂是人类可以捕捉到的。而且,它们可以隐介藏形,连被看到都很难。昨天赵海宁不说了吗,旅游热度开始下降,我想让它再升起来,这就是最好的办法。”

麦小吉又惊又喜,果然有大成就的人都是全才,因为他们都有坚韧不拔的毅力,做什么事成功的概率都很高。

姬曼丽修为高,竟然还有经商头脑,以前倒是小瞧了她。当然,这也是姬曼丽更加像人的改变之一。

赵海宁当然第一时间就听说了育龙池发生的异象,不由愣在当场。因为,龙子几次出现的关键时刻,总与麦小吉有些关联。

细细一想,一个连龙都能控制的人!赵海宁抹了脑门一把冷汗,回过神连忙做好旅游高峰的应急准备。

麦小吉与两位龙子之间也有契约,但目前还不能控制它们,需得金丹稳定之后才行。

来到科研基地,见到了叶翔空,完全可以自由行走,看上去状态非常好。看见麦小吉,叶翔空笑呵呵迎了上来,双手相握,“小吉啊,吃了你的延寿丹,我感觉自己起码还能再活五岁!”

麦小吉心头一酸,人到了衰老的尽头,现实要求居然这么低,不由说道:“叶先生,奇迹是人创造的,别说是五年十年,我要让百年都成为可能!”

叶翔空一愣,隐约察觉麦小吉所说并非冲动,似有所指,也没追究,呵呵笑道:“我希望能等到那一天。”

“当然能!”

“是啊,奇迹总会发生,虽然概率小,但并非不存在。就像这两个孩子,长相俊美脱俗,也是天地造化啊!”

爱美之心人皆有之,叶翔空以高长恭和姬曼丽举例,把大家都给逗笑了。高长恭表现很谦卑,连忙拱手作揖,连呼先生抬爱,不敢当之类的。

姬曼丽是个另类,鼻孔朝天,充耳不闻。不过,也并没有人计较这些,接下来的讨论才是今天的重点。

在叶翔空的主持下,实验室准备召开全体会议。

“叶先生,您平时这个时间都需要打个盹的,要不,我们再等等?”谢长海试探问道。

“不,见到小吉我就有精神。呵呵,会议继续吧。”叶翔空笑道。

麦小吉不好意思挠挠头,姬曼丽故意不叫自己起床,是为了给景区带来游客,却没有想到这位年迈的老人家,牺牲了休息时间来等待。